要让流氓害怕新闻杂谈

倾听白癜风患者心声 http://m.39.net/disease/a_6113724.html

打造最好看的新闻杂谈

喜欢过贾平凹的《浮躁》,因为他准确描述了社会的“肺痨”。也喜欢过王朔,因为《我是流氓我怕谁》,让我们看见癌细胞如何侵入大脑。如果流氓无敌,善良也会“落草”。——题记1

意大利研究发现:去年9月,新冠病毒已经在意大利存在。

在意大利疫情爆发时,

中国派出医疗援助队,

有效地帮助了意大利。

然而,

意大利的一些政客却说,

病毒是“中国的”,

因此,

中国的所有帮助不但是“应该的”,

而且,

中国还应该巨额“赔偿”他们。

这是国际“扶不起”,

这是国际“大碰瓷”。

只有极端的流氓才能做得出。

而在国际舞台上,

大大小小的流氓,

群起喧嚣。

现在,

即便意大利自己研究的成果表明,

新冠病毒不是发源于中国,

但是,

“独立调查”,

“起诉索赔”的闹剧,

依然是西方流氓们丢不掉的剧本。

2

目前的调查确认:澳大利亚特种部队,在阿富汗非战斗状态下,至少杀害39位平民。

他们袭击安宁的村庄,

将两名14岁男孩割喉。

他们枪杀囚犯,

仅仅是为了“练手”。

他们告诉你,

他们是“人权捍卫者”,

你难道不会惊愕?

他们以为,

他们回到了烧杀奸掠的年代,

回到了肆意屠戮土著人的年代。

西方人说,

人类一思考,

上帝就发笑。

借用一下:

流氓说人权,

世界就糟糕。

3

英国驻重庆总领事跳水救人。

之所以隆重推出这条新闻,

是要告诉人们:

政治的流氓与个人的善良,

是两码事。

救死扶伤,

救人于危难,

本就是人类应有的品质,

不分民族,

不分国籍。

我们为这位总领事点赞,

建议能够为他颁发“见义勇为奖”。

4

常熟一民警,嫖娼后亮出警官证,勒索“失足女”1万元,被起诉。

如此流氓的警官,

居然不是“临时工”。

“正规”的流氓,

是不是更可怕?

我认识很多警官,

他们知道自己职业的神圣,

我们的安全感,

正是来自于他们的恪尽职守。

不用怀疑这个队伍对人民的忠诚,

剔除混入队伍的流氓,

是赢得信赖的重要一环。

5

重庆民警邹兴华,为了一个10岁孩子的名誉,在几乎“定案”的情况下,坚持调查,终于令人信服地还给孩子一个清白。

一辆车被划,

30多小时的监控表明:

只有这个10岁孩子绕车一圈,

孩子的家长也赔了元。

然而,

邹兴华看到了孩子委屈。

便不辞劳苦追踪,

终于发现,

这辆车在停泊之前,

就已经被划伤,

孩子是无辜的。

铁证面前,

车主退还了“赔款”,

被冤枉的孩子终于笑了。

我们很难想象,

如果孩子一直被“污名”下去,

对他的人生将会是什么?

善良就是追求真相,

善良就是不让人冤枉。

6

惠安宣判两起奸淫幼女案,受害者一个5岁,一个7岁。两被告都被判刑4年半。

此案是被惠安法院,

当做一项“成就”展示的。

不料引起舆论大哗。

如此禽兽不如的流氓,

为何量刑畸轻?

《刑法》很明白:

应当是十年以上或无期或死刑的罪,

怎么只有4年半的徒刑?

法治,

不是出台多少条文就行了,

执法者的能力和水平,

才是关键。

对流氓罪犯的宽容,

就是对受害者对社会的不公。

7

山东德州,23岁女子被公公婆婆和丈夫殴打致死。

据说,

因为女子不会怀孕。

3个罪犯的罪名是“虐待”。

判决是:

公公三年,

婆婆两年两个月,

丈夫两年缓刑三年。

“虐待致死”,

是类似“千刀万剐”让人慢慢死吗?

让人慢慢死就不是“杀人”?

一个出嫁时多斤的人,

到死亡只有60多斤,

这多斤“千刀万剐”的肉,

过程是怎样的残忍?

如果杀死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弱者,

可以轻判,

可以缓刑,

我们如何面对每一个可贵的生命?

8

镇江官宣为“醋都”。

据说,

山西的清徐和太原,

为此“打翻了醋坛子”。

山西醋镇江醋,

我都吃过,

特色不一样,

但是都不错。

要问我哪个是“醋都”,

真不知道。

不如把“醋都”两字颠倒一下:

都醋。

9

马来西亚:老太太23次婚姻,岁时嫁33岁男子。

目前,

他们结婚已经15年,

夫妻双方“情绪稳定”。

老人家已经岁,

新郎也48岁“高龄”了。

除了“早生贵子”无法实现,

其他一切安好。

所以,

六七十岁的女同胞们,

不要悲叹韶华已逝,

你们可能的老公,

现在也许还没有出生呢。

10

从未袭击人类的虎鲸,在大西洋攻击了帆船。

野生状态下,

“杀人鲸”虎鲸,

从来没有攻击过人类。

甚至,

在海洋食物链顶端的虎鲸,

其救人的次数,

远远超过传说中的海豚。

但是,

这一记录,

刚刚被打破。

在大西洋,

虎鲸攻击了人类的帆船。

我们是不是该问问:

为什么?

为什么?

为什么?

陈春济/文

(材料截至年11月20日)

本馆所有文章版权,属于陈春济及本馆,

转载或合作,请与本馆主联系。

邮箱:hnccj

.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qingdaoshizx.com/qdtw/753834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网站简介| 发布优势| 服务条款| 隐私保护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版权申明

    当前时间: